寻仙手游灰机在哪里抓:三十三 嫁給我

寻仙手游吧 www.aanif.icu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奕指江山三十三 嫁給我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  

三十三 嫁給我



  “因為是國喪期間,今年你的生辰宴取消了?!鄙角耙蝗?,蘇葭湄告訴葉姝,“你父王最近很忙,明日不能陪你慶生。母妃盡量趕回來陪你?!?/p>

  “取消就取消,每年生辰宴都是蘇姨娘跳舞邀寵的時機,她送我禮物敷衍了事,不像薛姨娘那樣用心,卻每每借我的壽宴大出風頭?!幣舵財滄?。



  除了同母兄葉衡,葉姝和葉衫最為交好,而且六歲以前一直都是薛姨娘親自傳授幾個孩子文武功課。



  所以,葉姝對薛姨娘感情極深,遠超蘇姨娘。



  薛姨娘和蘇姨娘素來不睦,她都看在眼里,言辭間不免袒護薛姨娘。



  蘇葭湄橫她一眼:“不許說這種話,跟你講過多少次,有些話要放在心里。薛姨娘對你好,你記在心里就行。蘇姨娘跟咱們當然比不上薛姨娘,可是你看母妃對你二哥和三哥可有明顯偏袒?”



  “母妃當然是對三哥比對二哥好?!?/p>

  “那你說說看,你從哪里看出我對你三哥比對你二哥好?”



  葉姝轉著眼珠想了半天,還真想不出什么明顯的證據:“反正能感覺出來?!?/p>

  “對啊,你是感覺出來的。薛姨娘和衫兒也能感覺到我對他們的厚意??贍愀竿躒醋ゲ壞轎業拇澩?,若不是你上次讓人打循哥兒,任誰也找不到證據指摘我薄待循哥兒?!?/p>

  葉姝愣愣地想了一會,一擺手:“太累了,母妃你活得太累了。如果是我,喜歡就是喜歡,不喜歡就是不喜歡。我就是喜歡薛姨娘,喜歡三哥。不喜歡蘇姨娘,不喜歡循哥兒。我才不管呢!”



  蘇葭湄見自己說了半日,女兒還是沒有學到一分,無可奈何地撐額,然而眼里卻溢滿了寵愛。



  母女倆正聊著,一個侍女奔進來大喜道:“王妃,世子回府了!”



  葉姝喜得跳起來就往外沖:“哥回來了?是為我的生辰趕回來的?!”



  就連一直坐在角落里安靜練字的葉妘也激動地站起身:“母妃,我可以出去迎接哥哥嗎?”



  “去吧去吧!”蘇葭湄笑道,“看你們多高興!你哥走這些日,你們天天問。對了……”



  蘇葭湄叫過一個侍女:“去儀門上叫個小廝跑一趟薛夫人院,就說世子回府了,不然三公子一天跑過來幾趟問他大哥啥時候回來……”



  —————



  葉姝和葉妘在王妃院門口接到了葉衡,葉姝撲上去就抱住哥哥,整個人像只小猴兒掛在葉衡身上不肯下來。



  葉衡半天才把她撕扯下來,見葉妘規規矩矩站在旁邊,笑盈盈地望著他,忙一手拉了葉姝,一手拉了葉妘:“大哥不在這些日你們都乖嗎?妘妹妹不用說,姝兒你乖不乖?”



  “我乖不乖你一會問我奶娘唄,我說啥你又不會信?!幣舵縉さ匭Φ?,踮起腳輕聲問,“哥,見到大嫂了嗎?”



  “明年夏天才去迎親,你怎么就叫人大嫂了?”葉衡臉上微紅。



  葉姝笑著噘嘴道:“還要等一年啊,我都迫不及待想要把大嫂接進門啦!”



  “你怎么比我還激動?”葉衡滿額黑線。



  “我聽說大嫂十四歲就統帥千軍,真了不起!我要請她教我騎射!”葉姝兩眼發光。



  提到未婚妻,葉衡眼里漾滿深情:“嗯,以后你可以和她切磋騎術?!?/p>

  “對了,姝兒,明日我帶你出府去慶生?!幣逗夂鋈凰檔?,眼底閃著神秘的光。



  “真的?母妃能答允嗎?”葉姝興奮地蹦了起來。



  “放心,我來跟母妃說?!幣逗餿嘧琶妹瞇惴⒊枘緄廝?。



  —————



  按照北梁禮制,女孩十五歲生辰同時也是及笄之禮,所以蘇葭湄一早起床給葉姝攏發梳髻,插上一支她送女兒的雕海棠的紫玉簪。



  及笄禮結束,葉衡帶葉姝出府,跟母親說帶姝兒去南市一家有名的面館吃壽面。



  蘇葭湄叮囑他們早點回府,便忙自己的事去了。



  近日奕六韓在各處暗中調兵,蘇葭湄則為他籌集軍糧,兩人都忙得席不暇暖。



  “你現在不餓吧?我先帶你去一個地方,晚點咱們再去吃壽面如何?!幣逗饃衩剄賡獾匭Φ?。



  葉姝好奇至極,連說:“不餓,不餓!”



  定遠城南有一個芙蓉園,這里遍值芙蕖,花卉周環,煙水明媚。有九曲廊橋橫跨荷池,廊橋由幾間水榭連成,或設棋局,或為茶室,是定遠城的豪富攜妓游玩的好去處。



  葉姝長這么大是第一次來,葉衡領著她走進其中一間的水榭。



  “真沒想到,哥你還知道這么個地方,居然從來沒帶——”



  葉姝的聲音戛然中斷,整個人定住,睜大了流光溢彩的明眸。



  竹簾半卷,繁花垂地,帶著水汽的清風悄無聲息地潛入,空氣里氤氳著荷花的清香。



  水榭橫欄邊有一個青年憑欄而立,身姿高挑,黑發如緞,只用一根絲絳簡單束了發髻,其余頭發烏光流轉披散至腰。



  他慢慢轉過身來,玉雕刀刻般的臉龐,深邃的碧藍眼睛,正是那個朝思暮想的人。



  “阿墨哥哥!”姝兒悲喜交加地驚呼一聲,像狂風中的彩蝶般奔了過去,衣袂翻飛,徑直撲入赫蘭墨的懷抱。



  赫蘭墨將臉埋進她清香的秀發,沒人看見,一滴淚水從他的眼角滑入女孩的發絲間:“妹妹,生辰喜樂!”



  葉衡悄悄走出水榭,在九曲廊橋上慢慢地閑逛著。



  水榭里,葉姝和阿墨擁抱良久,葉姝方才從阿墨懷里抬頭細看他,看到他眼里滿滿都是自己,看自己的目光那樣深那樣濃,她放了心。



  “阿墨哥哥為何不像其他胡人那樣剃發?”葉姝含淚笑道,“我看見野利人都把頭頂的頭發剃光?!?/p>

  赫蘭墨還未回答,葉姝揚起纖眉笑嘻嘻道:“啊,我知道了,是怕姝兒會覺得不好看,所以阿墨哥哥都不敢剃發?”



  赫蘭墨被她說中,用力點頭,眼底深情如海,拉著她的手到石案邊:“姝兒,我給你做的生辰禮物?!?/p>

  葉姝感動得眼淚再次滾滾而落:“阿墨哥哥每年都親手給我做禮物?!?/p>

  葉姝打開錦盒,見里面是一條彩石項鏈,驚喜地叫起來:“這是阿墨哥哥自己做的?快給我戴上!”



  赫蘭墨將項鏈戴在女孩潔白修長的脖頸,今日及笄,蘇葭湄給女兒梳了高髻,葉姝的脖頸整個露了出來,宛如象牙般優美玉白。



  阿墨的手觸到她頸間的肌膚,只覺滑膩如絲,那令人心醉的觸感久久停留在指尖。



  “這些石頭真漂亮,怎么有這么多種顏色?”姝兒快樂地低頭看著阿墨哥哥親手做的項鏈。



  “是塞木海邊的石頭。年初我隨可汗去巡視西邊的部落,經過塞木海,海邊的石頭有各種顏色,我就每種顏色拾了一些?!?/p>

  赫蘭墨深深望著女孩,聲音低沉飽含深情,“姝兒,你愿意跟我去塞木海嗎?那里好美,海子大得望不到邊,西邊部落的人都在海邊成親,我也想在那里和你結為夫妻?!?/p>

  葉姝仰頭望著赫蘭墨,星眸流光溢彩:“阿墨哥哥,會有那一天的,姝兒會一直等你的?!?/p>

  “不,你父王不會同意的!他恨我!”阿墨突然悲聲低吼,眼中透出一抹恨意,“他遲早會逼你嫁給別人!”



  “不,不,他不是恨你。他只是……”葉姝心亂如麻地連連搖頭,“阿墨哥哥,昨晚我問大哥去多洛川見到你沒有,大哥說你在幫可汗打仗。



  你這樣出色,又被可汗立為王子,父王一定會對你改變看法的。



  我今晚就跟母妃說,讓母妃去跟父王說項,把我們的婚事定下來,好嗎?”



  “真的?”阿墨一震,深深注視她的眼睛:“那我等你的消息,可汗允許我在定遠城滯留一個月,我等著你的回音。姝兒,這世間我只想娶你一人,不要讓我失望……”



  “我也只想嫁你一人,阿墨哥哥?!幣舵陳裨詘⒛乜?,緊緊環住了他勁健的腰。



  —————



  回到王府,蘇葭湄果然提前回府陪女兒。



  王妃院開了宴席,沒有大肆鋪張,入席的只有蘇葭湄和三個孩子,以及特意過來給姝兒送禮物的霏霏和葉衫。



  淺淺和循哥兒那邊一點表示都沒有。



  霏霏掛念生病的小兒子,用完晚膳就先告辭了。



  “你和我一起走嗎?”走之前霏霏問兒子。



  葉衫喝得微醺,歪在桌邊擺手道:“你先回去嘛,好不容易母妃允許大哥喝酒,我要跟大哥好好喝一頓酒!”



  “你這孩子!母妃和大哥寵你,你也不許亂了尊卑,失了禮儀?!賓闋哦幽悅湃嶸萄?。



  蘇葭湄端雅地笑道:“我還就喜歡衫兒這股灑脫不羈,不拘禮數的風儀?!?/p>

  霏霏聞言甚喜,笑出聲來,拍拍兒子后腦:“那也少喝點?!?/p>

  “你放心,我不會讓他喝多?!彼蟄玟匭Φ?。



  霏霏點點頭,行禮后離開。



  葉衡和葉衫兩兄弟又喝了幾盅酒,蘇葭湄不許他們再喝,兩個少年微帶醉意,在院子里拉開架勢切磋武功。



  葉姝目送兩位兄長走出廳堂,又對乖乖坐在那里的葉妘道:“我跟母妃有話說,妘妹妹你回避一下?!?/p>

  葉妘看了蘇葭湄一眼,蘇葭湄示意她先下去,她才起身和奶娘走開。



  整個廳堂只剩姝兒和蘇葭湄,姝兒才把今天去見了阿墨,阿墨求婚的事告訴了母妃。



  蘇葭湄默默聽完,認真地看著女兒:“姝兒你是想和阿墨過一輩子的,對嗎?喜歡他喜歡到想要一輩子和他在一起?”



  “嗯!”葉姝用力點頭,鄭重地望著母妃。



  “那么你就不能著急。兩個人能廝守一輩子,只憑一時的喜歡是不可能的。尤其是我們女子,一旦跟了誰,一輩子都屬于這個人,那么我們就更要讓這個人對我們死心塌地。



  母妃見過太多命運悲慘的女子,包括我自己的母親,所以母妃很小就在思索,如何才能不落到我母親那樣悲慘的下場。



  僅憑男人對你的山盟海誓,對你一時的寵愛,根本就無法確保自己一生的幸福?!?/p>

  “母妃,你說這么多,我都聽不懂……”葉姝皺眉道,“兩個人彼此相悅,除了對方,心里再沒有旁人,這難道還不夠?”



  “當然不夠。母妃給你講兩個女人的故事?!?/p>

  蘇葭湄把歌琳和柳書盈的故事大概講給葉姝聽。



  “阿部稽可汗在娶如今這個可賀敦之前,原本愛的是你柳姑姑,他給過柳姑姑多少的山盟海誓啊,可是一遇到傾國傾城的阮夫人,說變心就變心了……”



  聽完母妃講的故事,葉姝心潮起伏,久久不能平靜,趴在母妃膝上:“母妃,那你說我和阿墨該怎么辦?”



  “阿墨他在哪里等你消息?明日我親自去見他?!?/p>

  葉姝震驚:“母妃親自去,母妃要跟他說什么?”



  “你別管,告訴我他在哪里等你消息?”



  葉姝只好把阿墨住的客棧告訴母妃。



奕指江山 //www.aanif.icu/html/book/54396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寻仙手游吧(快捷鍵→)